登陆
注册
客户端下载|
手机安丘
官方微博|
联系我们

原来,灶王爷爷是咱安丘石堆人

我要分享安丘新闻网 2016-11-24 09:50:25 浏览人气:

传说,灶王爷是安丘市石堆镇张家坡村人士,张家坡村有个财主的公子张大郎,大明张云方,小名腊月,他呢,看上了穷人家的姑娘郭丁香。

这郭丁香出落得秀气,她到河边淘米。鱼儿齐来朝她吹波;她上山打柴,小鸟围着看她。她挑的一手好刺绣,可巧了,她又贤淑又勤快,村里上年纪的说,要是有这么个闺女,哪怕光喝凉水也中;小伙子心里话,搞她这么个媳妇,一辈子当蒲团也心甘。

 

郭丁香的爹娘是没主张的人,张腊月给了她家二十匹红绫,她们就把个水灵的女儿嫁给了这张大郎。到了三年上,桑河镇上来了个花花女人王海棠,一下子把这个张腊月勾的变了心肠。这一天,张腊月来王海棠家闲耍,王海棠笑眯眯,递上一杯茶,就和张腊月搭上话了。王海棠媚眼一闪,问道;“张大郎,你的衣衫是谁做的?”张腊月顺口回答:“是俺妻郭丁香。”“前襟长了。”王海棠挑剔。“前襟长了好行礼”“哼,后襟短了。”王海棠挑拨,“后襟短了好屙屎。”王海棠听了,“啪”地吐了口唾沫:“你说郭丁香白,还是我香?”张腊月动了动鼻子:“郭丁香白得像蜡,你香的像茉莉。”“俺俩谁的鼻子翘?”王海棠一听有门,又问。“那还是你的鼻子翘,福气大。”张腊月看着她又答道。“这还差不多,可你和她结亲这么多年,给你养了几个?”王海棠打听。“……”张腊月不做声了。“那要是我,就给你养的站的站,爬的爬,肚子里的又发芽,还有个在门旁啃锅巴!”张腊月皱皱眉头,心里话:对呀,还没后呢!王海棠盯着他说:“快休了她吧,你前门赶出她郭丁香,后门娶进我王海棠,管保你家富裕有子孙!要不,你别再进我的门!张腊月手朝腿上一拍:就依你。

可从王海棠那里出来后,张腊月心想,要是爹娘不愿意怎么办。他一眼望见街上有个算卦的,就三步两步赶过去,拉下脸对算卦的吓唬:“今**要休掉郭丁香,你跟我到我爷娘面前算一卦,要是你给郭丁香算得好了,我砸断你的腿,给她算的越孬越好我越有赏。”算卦的听了就明白,忙点头哈腰说:“少爷放宽心,您说怎么算,咱就怎么算。”守着腊月的父母老财主,算卦的问了八字,又看了看手相,算了算说:“我算着,张少爷是三斗三升珍珠命,命里能担四个儿。我算着,少夫人是三斗三升喂猪糠,一辈子不生养,拇指箕小指箩,先妨公公后妨婆婆。乌乌头发三尺五、先妨婆婆再防夫。”算卦的拿了赏钱一走,张腊月把脸一变,写了封休书甩给了郭丁香:“郭丁香,臭婆娘,我今日休了你,明天娶进王海棠。”郭丁香含泪请公婆做主,可公婆摇头不理她,郭丁香没办法,她来到牲口棚,朝着马牛说:“是我的马就跟着我走。”那马牛跟着他走出来。

 

去哪去呢,又不能回娘家,朝直走吧。她郭丁香走了一程又一程,天快黑了,他来到一个小山村。村头一家门口前,有个老妇人在捻麻绳。郭丁香近前答话,老婆婆俺是被休得郭丁香。您儿子要是有了媳妇,俺给您当闺女;你儿子要是没娶妻,俺给你当儿媳。”说话间,有个小伙子打柴回来,老妇人就招呼:“孩呵孩,你过来。”小伙子红着脸走近来,郭丁香朝他说:“你有妻室俺做你姊妹,你没妻室俺和你过日子。”老妇人拉着郭丁香的手:“你这手白嫩怎么干活?”“俺会绣花,也不怕下坡。”小伙子看着郭丁香:“你穿这身绸缎怎么下坡?”“俺立时换上旧时粗布衫。”小伙子正巧还没媳妇,这老妇人喜滋滋,叫他俩拜了天地,结了亲。郭丁香叫丈夫变卖了绫绸,盖了新房置了地,第二年,郭丁香生了一个大胖小子。

又过了一年开春,有一天,郭丁香听到门外有个要饭的声音怪熟悉,就叫丫鬟出去打发。等丫鬟回屋后,郭丁香就问:“这个人什么样?”丫鬟说:“是个瞎汉。”郭丁香又问那个要饭的是哪里人,丫鬟回答说,他家是张家坡庄。郭丁香一惊,难道是张腊月,只许他不仁,不许俺不义,第二日,那张腊月有又上门,郭丁香又恨又痛,他给张腊月做好了粥,有心给他送去吧,婆母,丫鬟在身边,只得从头上拔下一根头发放在粥上,想叫他明白结发妻子在这里,可是张腊月吃粥时嫌粥有头发,把吃出的头发抹在碗上,往后,张腊月每次来讨饭,郭丁香都是暗暗地在给她的饭里放银子,他呢,还当是沙子,拣出来扔在地上,全叫丫鬟悄悄拾去了。

一次,郭丁香一个人在家,张腊月又来了。郭丁香把他领到厨房里,问他:“你这要饭的叫花子叫什么名字,哪里人,怎么要饭的?”张腊月叹口气说,他叫张大郎,家住张家坡庄。自从休了郭丁香,娶进个后妻王海棠,好吃懒做好贪睡,有次贪睡蜡烛失火烧了牙床,先烧死王海棠,后烧死他爹娘,把他家东西全烧光,他连火熏加气瞎了眼,只得讨饭走四乡。别人家的饭难要,只有您少夫人待我好。郭丁香越听越心酸,忍不住说:“你呀,还不懂俺的声吗?俺就是你前妻郭丁香!”

张腊月一听愣了。等他明白过来,心想可羞死了,就猛地往灶门里钻,郭丁香见了。急忙伸手去拉,那里还拉得出?只扯下一根腿,还有一块破袄片。

郭丁香见张腊月死了,十分伤心,就给他画了一张像,贴在锅后墙上供着。天长日久,就有人问:你这是供的谁的像。她不好意思说,就说这是灶王爷神像。郭丁香家过的好,别人家认为是她家供灶王爷供的,就都学着她画这样的像供起来,越传越多,民间就有了供灶王爷的**俗了,据说,农家烧火做饭用的火棒,就是从张腊月身上扯下的那条腿;抹桌布就是从他身上扯下来的那块破袄片子。

0